Monday, 13 December 2010

國陣領袖就民生問題應向人民交待,沒有理由橋崩路斷數個月後才說「處理中,由於程序問題未動工。」





(斗湖十一日訊)

民主行動黨西里丹絨區州議員黃仕平特別助理梁雲輝今就四號麻房橋崩路斷事宜反駁葉慶文作上述披露。

他說,就上述民生問題他已在報章反映二次,難道葉慶文不知道,在第二次的新聞進行追究才急忙解釋?

他希望類似的國陣領袖勿像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在全國國陣大會上所說的四大弊病即幻想症、遺忘症、守舊症與傲慢症。

他說,他獲得該區村民投訴後便將上述民生問題反映,如今獲得葉慶文的那麼大「反應」是他始料未及。

他希望國陣領袖就該區民生問題若有處理的話應及早讓人民知道而非讓人民如瞎子摸象,不知頭尾,到底政府要做,還是不做,慢慢做,拖延做都要向人民交待,人民非神仙也不是跟他有心靈相通,尚要人民去「估估下」,不知政府要做什麼?

據他所,該橋崩路斷地點最近的驟雨之故又再呈嚴重,這是村民每日出入交通命脈,由於交通中斷迫得要繞道走遠路而頗為不便,讓村民已等了數個月而今獲悉程序問題未動工到底要等多久,是否還要納入第十個大馬計劃內。

他說,這座橋梁難道需撥大筆款項才能建造嗎?抑是州議員基金用完了嗎?

他說,他在最初抵達現場發現告示牌與警戒線也沒有,政府完全罔顧村民安全利益直到最近才設立一個「警告牌」。

他稱,該座橋梁斷路問題非最近才發生,這種民生問題并非只是州議員的責任而作為甲必丹的你也應負上一份責任,連人民每日必須經過的橋梁也沒辦法在短期內爭取到又何談及水、電等基本設施問題。

他表示,這種官場打官腔所謂面臨程序上的問題未動工的陳腔爛調已聽厭了,到底政府還要人民給他多少時間來建造這座橋梁?

他說,對於葉氏所說的指溝,更換水管或路燈,投訴爛路,會見加電力局與水務局民生課題若他不追究與反映的話那麼又做州議員特別助理來做什麼?難道貴為甲必丹的你認為上述的問題不重要?

他稱,對於葉氏的解釋四號麻房培育小學附近道路發生土崩路斷事宜已委托承包商處理之事他表示歡迎并代村民向他言謝并希望讓事件能早日落實而勿讓村民每日引頸長盼,望穿秋水。

套用葉氏一句話他也表示希望他能誠心為民解困,至於是誰(TIDAK MASUK AKAL)乃是見人見智而是否博取宣傳就讓人民去判斷吧。



T11I:梁雲輝:最近驟雨橋崩路斷更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