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 December 2010

沙巴是马来西亚最穷的州属

1-12-2010(星期三)

(亚庇一日讯)沙巴民主行动党亚庇支部社青团团长王鸿俊,敦促政府当局设立一个皇家调查委员会(RCI),以纠正所有的政治弊端及行政偏差,让沙巴不至于走上不归之路,而世界银行代表应被邀请加入该皇委会以加强威信,消除公众对该委会不信任之疑虑。 

他是於今日发表文告时形容,沙巴州赤贫的问题,就像一个在小环境中燃烧的泥炭火。然而有朝一夕,那个在小环境中的泥炭火若被重新被点燃,并可燎原成为了一场扼杀性的灾难大火。


一般上关於贫困的话题,人们只是在咖啡厅、工作场所、家庭等地方讨论而已。但一般市民,并不觉得赤贫一项国家议题。直到20073月份,11岁卡达山男童上吊自杀为止,因为他很惭愧自己是个贫困可怜的孩子。尽管政府推出很多所谓可以消除贫穷的计划,但事实上有关计划在执行上是偏差和失败的。 
根据报纸的报导,政府於第9大马计划指出,沙巴州的贫困率是23%占马来西亚之首,而赤贫率达是6%再创新高的水平。

至今为止,我们从第10大马计划仍无法找到有关贫穷率的统计,不过政府经济策划组(EPU)官员却很自信表示,政府已经把现有的贫困率下降到16%。 
沙巴民主行动党亚庇社青团团长王鸿俊,质疑经济策划组(EPU
统计数据之正确性。

他表示,世界银行已揭漏,沙巴是马来西亚最贫穷的州属,这种现象将持续一段很长时间,除非政府做一些事情来解决问题。世界银行报告指出,在沙巴较北方地区的鲁谷斯籍(Rungus情况最严重,占贫穷率的40%,其次是苏碌籍(Suluk、红毛双溪(Orang Sungai),巴夭(Bajau)和卡达山杜顺籍(KadazanDusuns这也许是马来西亚联邦的精神面貌 -- 沙巴原住民贫困的现实写照。 

王鸿俊
强调,这份报告的内容是毋庸置疑的,因为它是在世界银行的专业人员带领之下,并获得沙巴州政府机构包括经济策划组(EPU协助而完成。他也补充说,这份报告由始至终,未有经过民主行动党或民联以手段方式泡制。 
他继称,贫困是如此真实的,沙巴民主行动党一直积极关怀那些在极度贫困状态的人民。我们发现原住民在生活条件恶劣,当我们提出这个问题时,政府反驳说没有这样的事,甚至斥责民主行动党在说谎或误导群众。政府对贫穷的问题一直视而不见的加以否认,逃避已经成为了巫统和国阵新一代的综合名称。 
作为本州一个年轻领导人的王姓氏对政府感到极度失望。他说,沙巴是一个拥有丰富自然资源的州属,如今却倒退成为到全国最贫穷的州属,然而治理沙巴的国阵领袖却对此丝毫不感悔意。 

王鸿俊
敦促所有国会议员能团结一致对抗沙巴贫穷问题。他也要求政府当局设立一个皇家调查委员会(RCI),以纠正所有的政治弊端及行政偏差,让沙巴不至于走上不归之路。而世界银行的代表应被邀请加入该皇委会以加强威信,消除公众对该委会不信任之疑虑。 

补充说,关于如何解决贫困的问题,过去民联议员皆建议要成立皇委会以彻查真相,然而有关建议不获国阵议员支持。国阵议员受促以勇敢无畏的精神支持成立皇委会之建议,以调查出赤贫人士受困的真实原因及相关的脉络。

王氏也呼吁最近於巴都沙比补选中胜出的拿汀巴杜卡玲达曾道林,勇敢的发下她踏入国会后的第一封战书,在国会中提出成立皇委会的建议议案,以否决沙巴长期以来的贫穷问题。 
他也支持斗湖斯里丹绒州议员黄仕平的建议,要求首长慕沙阿曼若依然无法解决沙巴赤贫了率的问题,应该引咎辞职退位让贤。

王鸿俊表示,这是类似于一个足球俱乐部的经理,假设有关经理无法领导俱乐部迈向更高的位置,他将受促自愿辞职或者被雇主解职。如果拿督慕沙阿曼认为世界银行的报告不利於沙巴政府,并对他已经构成了诽谤,那么慕沙应该把世界银行告上法庭。
WS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