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0 October 2011

沙巴发展走廊拨款多少是未知数 发展承诺成空人民别做定期存款


针对2012年全国财政预算案,沙巴行动党认为,沙巴国阵政治人物先别忙着为首相纳吉拍马屁,说什么榴莲掉下来、利惠全民等等,因为到底沙巴受惠多少,是一个令人起疑的问题。而且,我们不得不怀疑这些忙着拍马屁的政客,到底有没有研读过2012年财政预算案?

首先,首相纳吉在2012年财政预算案的政策献词中,有特别强调9亿78百万令吉拨款是用在发展五个区域超级走廊上,以刺激/加速投资和发展。但是,我们再三查阅2012年财政预算案后,只有在121页上找到以下两个项目:柔佛南部发展,3亿854万令吉;以及五个区域超级走廊发展6亿7千万令吉。这两个项目合共大约纳吉所说的9亿78百万令吉。

超级走廊拨款模糊(小标题)

所谓五个区域超级走廊,分别是柔佛南部的伊斯干达走廊、北马超级走廊、东海岸超级走廊,砂拉越再生能源走廊,以及沙巴发展走廊。从财政预算案内页中的资料,我们只能够知道柔佛南部发展的拨款数额,而6亿7千万令吉的拨款有没有包括柔佛南部,是个疑问,沙巴发展走廊到底从6亿7千万令吉里头受惠多少,更是个大大的疑问。为什么这个一年一度、非常重要的财政预算案,竟然没有清楚列出每个区域发展走廊获得多少拨款,除了柔佛南部?这是不是因为纳吉的财政预算案忙着与民联的替代预算案较劲,而没有时间做好功课?

从厚厚的财政预算案报告,118119页中,有记载到负责这些发展走廊的有关当局,分别得到多少拨款。负责伊斯干达区的部门得到62百万令吉拨款;东海岸的有32百万令吉拨款;北马的有2千万令吉拨款。负责砂拉越再生能源走廊的机构,以及负责沙巴发展走廊的机构——沙巴经济和投资机构(SEDIA),并没有在首相署的惯常拨款项目。只有在新政策(Dasar Baru)的项目下,才发现首相暑会拨款8百万令吉给沙巴经济和投资机构。试问,沙巴发展走廊有没有得到中央政府的重视?百万和上千万令吉的对比,会不会太寒酸?这是不是意味着,中央政府不理沙巴发展走廊的死活?而且,首相署第一次拨款给沙巴经济和投资机构,我们就要感激涕零,有没有太委屈了?

工业变成地产买卖?(小标题)

2012年财政部的经济报告书中,我们得知2011年提供给五个区域发展走廊总共8亿5千万令吉的拨款中,沙巴发展走廊共得1亿一千万令吉。假设今年拨款变化不大,加上以上的资料,在五个区域发展走廊中,沙巴发展走廊的拨款最多只有总数的1112%。而且,纳吉在政策献词中特别提及的拿笃油棕枢纽中心(POIC),其实并没有在财政预算的内页中提及。

就算估计占五个区域发展走廊1112%拨款的沙巴发展走廊,优先发展拿笃油棕枢纽中心,但是凡是熟悉本地油棕业的内行人都知道,拿笃油棕枢纽中心的发展,到现在为止只能用差强人意来形容。目前共有三间已经建设好的生物柴油提炼厂并没有投入运作,因为如果运作反而亏损更大;也有工程进行到一半忽然间喊停的棕油提炼厂,计划搬迁到印尼的个案。拿笃油棕枢纽中心的工程项目,到最后极可能沦为只有炒卖地皮、破坏红树林生态的变相房地产项目,根本不是可以创造高价值的工业中心。

水电马路需要监督(小标题)

另外,政府近3年来已经耗费78亿令吉在全国提升郊区的水电供应。在2012年的预算中,沙巴获得近30%的提升郊区水供的拨款(21亿令吉中的5亿72百万令吉),近35%的提升郊区电供的拨款(11亿令吉中的3亿825十万令吉)。沙巴行动党认为,大约三成的拨款以提升沙巴郊区水电固然是好事,但是更重要的是,到底这些计划有没有效益,有没有达到既定的目标,还是钱下来了但是大部分流失了?我们敦促总稽查司进行全面的审计。

同样的,在2012年的预算中,沙巴占了全国公务局修桥和造路拨款项目的12.5%,或4亿44百万令吉拨款,也需要得到监督和审查。这些工程都应该进行公开招标,而不是继续采用现在的闭门议价方式,以减少工程的成本。在第9大马计划下,耗资5亿65百万令吉的斗湖卡拉巴干到根地咬,高速公路变成石子路的弊案还历历在目。国阵宣称能够带来发展,为什么人民始终感受不到?

竞选承诺机场成空(小标题)

最后,提一提2010年山打根三脚石补选中的山打根机场升级成为国际机场的国阵竞选承诺。在2012年的财政预算案中,我们只是看到注明亚庇和纳闽机场的提升工程得到26十万令吉拨款;砂拉越计有古晋、美里、诗巫、沐威等机场提升工程得到92百万令吉拨款;半岛的机场得到455十万令吉的拨款。说好的山打根国际机场呢?

有鉴于此,沙巴行动党敦促首席部长慕沙阿曼必需向中央政府交涉,到底沙巴发展走廊在2012年财政预算案中得到多少拨款,以及为什么沙巴经济及投资局只得到区区8百万令吉拨款。当选三脚石国会议员的曾道玲,也必需在国会中质问山打根国际机场拨款,到底什么时候才下来?沙巴人民,你们还要继续当国阵的定期存款,以一个土地有全马25%面积、13%人口、25%油气生产, 31%棕油生产的州属,换取仅仅8%的发展拨款(根据第九大马计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