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7 November 2012

已经“损坏”的马来西亚政府需在第13届全国大选被“修理”



上周,首相拿督斯理纳吉拉萨出席一场由政府赞助、在吉隆坡太子世界贸易中心举办的 “一个大马阵线” 非政府组织集会上发表演讲时说道:
“如果政府没有损坏,为什么需要被修理?它并没有坏,离坏还远得很。我们的国家甚至招惹其他国家嫉妒。”
我于星期六晚上在亚庇举行的民联“人民起义”千人宴上和今早在独立广场举行的绿色人民议会上针对为期14天共长300公里的绿色苦行做总结时皆抛出同样问题:“马来西亚政府是否已经损坏而需要被修理?”,公众的反应震耳欲聋,一致认同并给予肯定!
庆幸的是,马来西亚政府并没有完全因而“瘫痪”,所以在我们还没踏上不归路之前,我们有必要替它进行紧急“修理”。
自巫统和国阵领导我国55年后,拥有一系列的清单可以验证,为什么马来西亚政府已经“坏掉”,且需要被“修理”,但我在此仅能举例部分:
  1. 恢复司法独立和公平法治
  2. 马来西亚至今尚未恢复其在国际上享有司法独立和公平法治社会的荣耀。

    1988年,即24年以前,政府针对司法的干预行为,前最高法院院长敦沙列阿巴斯和两位最高法庭法官丹斯里万苏莱曼和拿督佘锦成相继被革职,法官们过去10年被恐吓胁迫,使大众对大马司法的专业、独立、不偏不倚、廉正办事的信心至今尚未被修复正名。
  3. 被颠覆并架空的政府首要机关
  4. 其中一个佐证政府已经“损坏”且需急迫“修理”的例子便是国家政府机关失去独立与专业性,如公共服务、总检察署、大马皇家警察、选举委员会和反贪污委员会。
  5. 世界最佳教育系统
  6. 副首相兼教育部长丹斯里慕尤丁声称我国的教育系统正朝向世界最佳迈进。但是,这项承诺其实早在17年前首相拿督斯理纳吉拉萨担任教育部长时已经提出,并以1996年教育法令取代1961年教育法令。
    《2013-2015马来西亚教育大蓝图》正好说明1996年教育法令的失败,因为本地学生与其他国家在各方面的评比表现中,落后的差距鸿沟逐渐扩大。
    当马来西亚于1999年第一次参与“国际数学与科学教育成就趋势调查”(TIMSS)的评估时,学生的平均得分高于国际平均水平。在2007年的评估中,马来西亚在数学和科学评估表现皆严重下滑,跌至国际平均水平以下。关键是,各别18%和20%的马来西亚学生在2007年的数学和科学评估中无法达到最低基本要求,相比2003年增长了7%和5%。
    此外,马来西亚在2009年“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表现也令人极度失望,在74个参与评估的国家之中名列底层三分一之中,低于国际间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成员国(OECD)的平均得分。根据分数比较显示,在新加坡、韩国、香港和上海的15岁学生比马来西亚15岁的学生拥有接受多三年或更高以上的教育水平。
  7. 跻身世界最佳大学
  8. 在60年代,马来亚大学被公认为世界上最顶尖的大学之一。然而在今天,我们却仍然为至少一间马来西亚的大学挤入世界最佳而努力挣扎,以便纠正“外国月亮总是特别圆”(最佳教育只在国外)的观感与现实。
  9. 经济表现与全球竞争力
  10. 在最新世界经济论坛公布的《2012-2013全球竞争力》报告中,马来西亚在144个国家当中,从第21位滑落至第25位。不详的预兆显示,一个曾经於1957年独立后在亚洲国家发展上领先韩国、台湾、新加坡和香港、仅次于日本的马来西亚,现在却有被其他国家如泰国、越南甚至印尼迎头赶上并超越的危机。
  11. 治安问题日益严重,个人与财物安全不获保障
  12. 纵使有关执法当局声称马来西亚是区域最安全的国家,对治安恐惧其实仅仅来自公众“观感”,但事实却显示犯罪率不断攀升,个人与财务安全不获保障已经成为马来西亚人乃至投资者和游客的主要担忧考量。
    当日益攀升的罪案及对罪案的恐惧已经成为国家主要课题,遗憾的是当局却未给予严重看待与正视。
  13. 贪腐严重程度超越历任首相
  14. 纵使“打击贪腐”在首相拿督斯理纳吉的政府转型计划(GTP)和国家关键成效领域(NKRA)底下被视为首要优先任务,然而若比较国际透明组织自1995年至今发布的“贪污印象指数”表现,却印证我国目前的贪腐严重程度,已经远远超越历届首相。
    在1995年,马来西亚在41个国家中排名第23,但在2011年的183个参与评估国家当中,马来西亚已经严重下滑至第60位,并创下最低4.3得分差绩。讽刺的是,其他东南亚国家、亚太区域国家和伊斯兰大会组织成员国却在过去的排名和得分表现上得到提升。
  15. 过去40年,超过两百万名马来西亚精英选择外流
  16. “慢性且持续性”的人口外流,用脚投票,是一个“失败国家”的重要指标。如果马来西亚人在第13届全国大选被证明无法替“损坏”的政府“修理”,将会有新一波的“出埃及记”放映,更多的人才精英将会选择外流到国外。
  17. 尊重人权、环境和生态遗产
  18. 首相、内阁部长、国阵人民代议士集体缺席今早在独立广场举行的绿色盛会人民议会,及拒绝重新审查或暂缓诸等公害计划,如彭亨莱纳斯稀土厂、彭亨武吉公满金矿厂、雪州万绕高压电缆计划、柔佛边加兰石化工业发展计划,上述种种足以显示政府已经“损坏”且需被“修理”。
  19. 干净、自由和公正的选举
  20. 巫统和国阵领袖是否已经准备在即将到来的第13届全国大选,主导一场史上最肮脏的竞选战役?
纳吉说,马来西亚是“许多国家嫉妒的国度”!
如果我们堪比索马里亚、刚果、苏丹、乍得、津巴布韦、阿富汗或海地等这类“失败国家”,我们凭什么骄傲说我们是“招惹其他国家妒忌” 的国家?
唯有马来西亚被“妒嫉”,是因为我们能够媲美北欧斯堪的纳维亚国家,或欧洲先进国家,或像澳大利亚、纽西兰、美国及加拿大,马来西亚人民才能抬起头来吐气扬眉。
纳吉说我国无必要更迭政权改朝换代,因为国家在现有国阵的领导之下已经准备改变。
倘若巫统和国阵政府真心诚意作出“巨大改变”,就让纳吉在即将到来的巫统大会主席致词中,答应三大挑战以证明政府不是完全“瘫痪”且能被“修理”:
第一,承认贪污腐败是巫统内部第一大问题根源所在,并承诺推行打击贪腐的“自动执法系统”(AES),视通过非法或不正常累计财富的政治领袖自动构成贪污刑事罪,并充公所有因腐败所得的不义之财,除非能够在法庭上证明自身清白;
第二,贯彻首相“一个马来西亚”理念和口号,所有马来西亚人包括首相本身以马来西亚人为优先,种族、宗教、社会经济地位和地域差异为次,并宣布“马来西亚人民主权”是巫统的核心宗旨,而非“马来主权”;
第三,充分体现民主风度与爱国精神,把马来西亚打造为“世界最民主的国家”,并宣布巫统尊重全体选民的抉择,并承诺一旦民联在来临的第13届全国大选中获得人民的委托,必将和平地转移政权给民联。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林吉祥
于2012年11月26日(星期一)在吉隆坡发表的声明